首页 > 生活随笔

鬼道女人,魅惑北京

2017-07-23 08:10:01

那天晚上吃晚饭的故事还没有说完,就是我请三位老朋友在北京见面,其中一位小个子红儿老同学跟第一次见面的家乡男老板锋在卫生间的门口抱在了一起。

那是2009年的冬天,秀45,6岁了,我跟她差不多大,个子也一样1米64左右,体重也差不多,她皮肤白,腰细屁股大,像一个美丽的中国古花瓶,手脚捏上去嫩得会出水的感觉,也是一个长得巨像演员凯莉那样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红儿个子最多1米48,9,皮肤比较粗,五官端正,在国人眼里应该是很普通一般的长像吧,眼睛总是露着一种探索和实践的严肃目光。那年是她刚刚从青岛来到北京,她当时应该48岁了。

红的猛烈的性行为当时看得我目瞪口呆,显然这位红儿完全出于主动,我不太明白,她为什么要如此骚情?这位老板人应该是很老实的那种,个子适中,五官端正,文化程度不高,普通话有着浓郁的家乡味,那时他最多40出头,在北京家乡商会里是一个副会长,我与他是一次从北京飞往家乡的飞机上同坐而相熟,我跟他说我从北京采访返回,而我提到的一位北京的大官,他说他也熟悉,如此彼此留了名片,说好今后去北京就联络他,一起去见那位大官,他说请客都由他来安排。

另一位历史更悠久的老同学秀看我从卫生间回到座位,她说自己也去卫生间,结果红儿还抱着峰激情难耐,一只手还在乱动乱摸。秀一脸迷茫跑回来,问我:咋回事,难道他们早就相识?我说:没有啊,刚认识啊。秀说:我只知道男人玩女人,第一次见女人还可以玩男人啊!我说:不清楚啊,也许你说的是对的,女人也可以玩男人啊,只要她乐意,他也乐意有什么不可以呢?秀和峰回到座位的时候,两人就像喝了红高粱酒,脸上绯红绯红的。四个人言不由衷,再吃也没有什么味道了,便说散伙。峰先走一步,红儿一定让我住到她家去,而我其实是跟秀住在一起的,而且秀付了我的机票,我在总局招待所也安排了房间。红儿一定要我跟她走,看她那么热情和真诚,我也想弄明白她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刚认识就把老板给抱住了呢?如此我便跟红儿打了的,去了她的家。

我们刚到家,老板的手机就立即打给了红儿,在电话里说他已经在楼下了,红儿便让我接听,我说:他来找你啊,怎么让我接听呢?红儿把手机硬是塞给了我。那边问:你房间在几楼几号房?我说:是我,我和红儿在一起呢?让她告诉你几楼几房。那边一听是我的声音赶紧说:我来给你送茅台酒,给你送8箱茅台酒,放哪里好啊?我说:你给我送酒得送到总局招待所去,那里303是我的房间,你去了让前台安排,报我的名。老板便说:ok,ok,那我送过去了。

峰没有上楼来,我被红儿搞得更加莫名其妙了,问她:你既然知道峰要来,干嘛非把我拽过来啊?红儿说:我就是想让你看看啊。我说:看什么啊?看男人怎么追你的么?人家没有追你吧?不是你自己扑上去的吗?女人都像你一样乱扑乱摸的话,都会被追的啊,这算不得被追。我如此点破了红儿,她干脆大大方方说,自己就是一个先天性的骚包女,她说自己性欲很强,新婚不久的二婚丈夫被公司派往欧洲某国,应该是一个科技方面的高工,所以她见了男人就特别要撩拨男人。

我说:你应该是从来就是一个骚包的厉害女人吧?并不是因为眼下丈夫不在跟前才骚包的?她说:你怎么知道的?我说:咱老同学姜告诉我的。姜是我们当年的同班同学,是当年我们班里最帅的家庭为干部的男生,也是被女生们最喜欢的男生。红儿警觉地问:他告诉你什么了?我说:他说:你那时约他去公园,进了公园把他往树丛里带,没有人的地方你就开始往他身上扑,他吓坏了,把你给推开了。嗯,他就是如此说的。

红儿说:屁,姜根本就不是一个男人,他那儿根本就挺不起来。我说:你别胡说,吃不到葡萄说葡萄是烂的,他哪里挺不起来了?红儿问:姜干嘛要跟你说这些?什么时候跟你说?你们在什么情况下他跟你说的?我看到红儿的眼里露无与伦比地嫉妒。我说:反正你是一个骚包,今天你干嘛要扑老板峰,才第一次见面你就扑?红儿说:真的,我真得是荷尔蒙分泌特别旺盛,没有男人没法过日子。我亲耳听到我的老同学如此诚实地表白没有男人没法过日子。这个世界真稀奇,啥名堂的人物都有。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