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随笔

美国的liberal 和中国的自由派

2017-03-26 08:05:57

美国,说一个人是liberal, 和在中国说一个人是自由派,或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意涵是不同的,因为两者的语境和指向并不相同,这一点很多人都注意到了。但两者的共通点似乎还是存在,这一点却不太为人所知。

在美国,liberal 首先是一种观念和价值取向,在社会理想方面比较强调多元,包容,注重平等权利和社会福利,而强调社会福利必然导致美国liberals 主张大政府和抑制资本。美国liberals 并不讨论诸如政治民主,新闻自由,宗教自由这类议题,因为这些议题在美国早已成为不证自明的社会共识和受到法律严格保障的权利,没有讨论和争取的意义了。

在中国国内,自由派的诉求则在于争取政治民主,信仰自由,新闻自由,出版自由这些虽有宪法条文规定,但并没有得到落实的权利,或者连宪法都尚未明确的权利。上述这些,在美国则已经不是问题。反过来,美国人喜欢讨论的堕胎问题,因为中国没有相应的宗教背景,也不成为论题。但是,中国自由派应该是比较反对国家强制堕胎的。

在经济上,中国自由派和美国liberals 呈现最明显的相反趋势,因为中国自由派主张市场经济,私有产权,反对国进民退,恰恰反对美国自由派主张的大政府和积极干预。但两个国家的自由派都是支持经济全球化的,因为全球化符合自由派开放,包容的心态和价值观。同样,中美两国的保守派都有反对全球化的民族主义倾向:美国保守派认为全球化剥夺了美国工人的工作机会,中国新保守派(这里主要是新左派,因为中国新保守主义还包括宣扬儒家文化复兴的一支,所谓新儒家)则指责全球化把中国变成全球资本主义的附庸,而且剥削了中国工人。

于是,两国自由派的分歧似乎主要集中在对于国内福利政策和国家干预经济程度的不同态度上,但是仔细分析起来,这种对立的根源只是他们所针对的具体对象,既现有体制本身的不同。在中国的特色社会主义/大政府体制(天然左)下,中国自由派争取的是和大政府相反的方向,就是减少国家干预,让民间社会,资本和市场得到充分发展(相对忽视社会福利的这部分人在中国算自由右派,也注重福利和公平的算自由左派,有时批评前者),而美国自由派也在争取朝着和美国固有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小国家相反的方向发展, 目标是加强国家干预,以国家干预实现社会福利,反对重回放任的新自由主义,neoliberlaism。目前来看,自由派在美国是占了点上风的。

在美国,坚定支持小政府,大社会,自由竞争,主张政府干预最小化的人是保守派,但要注意,他们保的和守的是美国最初的原始资本主义自由竞争秩序(天然右)。也就是说,保守派(可以说是资本主义原教旨主义者)要的是最大限度的个人自由和经济自由,而这种态度上的右翼 保守恰恰在实质上又叫做自由放任主义libertarianism. 这是一种视自由竞争和个人能力高于社会公正,均衡,和宽容的极端放任理念,它和liberal 在内容上恰恰相反。美国华人里持这种理念的看来是比较多。

Libertarianism是美国的原教旨主义。一党制,公有制和大政府,是中国的原教旨主义。

这样看来,在经济政策上,虽然中美自由派的具体经济目标不同,但在各自对抗各自文化的固有体制方面倒是有一样的反叛精神。这种对原教旨霸权的反叛精神,就是自由派/liberal 在具体内容以外共有的精神特质。

如果一个人在中国和美国都是自由派,在中国主张小政府,大社会,法治,在美国,主张大政府和福利政策。这在逻辑上是可能的,并不自相矛盾,因为针对的对象本身处于政治经济光谱的两端,都需要往中间拉一下。

这样就不难理解,在中国,自由派容易集中在高校和媒体这种虽然也受政府严格控制,但偶尔也还有点漏洞的机构里,而在美国,liberals 同样集中在高校和媒体中。在两国高校,应该又都是以文科教授自由化比例为最高。这方面美国有数据,中国还没有这种带有敏感性的调查,但应该大致不差。

现在一个有趣的问题就是,文科教授,或者大学教授作为一个群体为什么总体倾向自由派。

我觉得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文科学者的理想主义情结比较重。理想主义,是读书人的通病, 因为所有的书都是关于他人的命运的,就算一个人的家谱也是关于其十八代祖宗。读书会让人产生超越现实和自身利益的关注,产生一定程度的道德感,所以托尔斯泰即使有钱也思考穷人的命运,马克思主义是李大钊教授引进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也是在北京大学成立的。反过来,越不读书的人,越容易集中于关心自己的利益和维护既有的一切社会体制,也越保守,因为他的眼睛不看书, 只看账单和支票。

我这里所说的读书,不是广义的上学受教育,不是读教科书,是真正的读书。读书人是很讨厌的,所以才有千古名言:知识越多越反动,但说这句话的人,自己读的书也不少。

理想主义是好还是不好?我觉得,有还是比没有好。因为他至少可以让一个人的思维变得不那么乏味,不那么了无生趣,它至少给你一点想象力,让你变得可爱一点。就算一个人年纪大了可能放弃理想主义(也还有很多一生都不放弃的人)转向经验主义,那也比从来不要理想主义,生来就老气横秋,机关算尽要好。一个没有一丁点理想主义,公民教育,和社会关怀的大学根本不叫大学,只是一个简单的职业培训所而已。

所以,第一代移民就不要用自己的保守去毒害下一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