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随笔

友谊就像时间,它总是移动,但永远不会结束

2018-02-01 08:00:01

前两天我和几个朋友去了一趟金台寺。我记得没错的话,我们好像半年没有见过面了。见了面,我们之间好像多了一堵时间的墙,大家都想说什么,却发现找不出什么话题来打开我们之间沉睡了半年的话匣子。

车子载着我们向着金台寺一路慢慢地走去。虽然沉默已被打破,但是几个朋友坐在车里还是多少有点不自在。我就是其中一个,我极力让自己的眼睛往车外看,不时也回过头来笑笑,说上一两句话。车子走了不多久,外面的一草一树便刺激了我的眼睛。记忆的碎片或快或慢地向我扑来,直至拼成一幅并不完整的拼图。

当车子绕着王保水库行走时,我的眼睛就一直盯着水库不肯放松(可能是发呆吧)。因为有一件事情在我的脑里不停地打转。

友谊金台寺

初中的时候我和另外几个朋友(多少个我就记不清楚了,毕竟那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了)为了捉乌龟我们竟然绕王保水库走了一圈。收获不多只有一只水鱼。其实我们的收获并不止一条水鱼而是几条水鱼,因为我们早已变成了“水鱼”,我们一开始就被我们的眼睛给骗了,王保水库并不像我们的眼睛所看到的那样是一个圆。我们那天走了一个下午才走完一圈,因为我们总得走山路,不,不是山路,那里一条路也没有看见。最后那水鱼的命运我也一无所知。

很快车子就到了。我们走进大门一会儿其中一个朋友就问:“那几个石像哪里去了”。另一个朋友的回答让我相当地满意,他说:“怕它们中暑了,所以搬到那边的树下了”。当时我们都笑了。上石阶时,有两个朋友走得很快远远地把我们甩在后面。走完了石阶我已满头大汗了。来到山顶的寺庙,我们就向着石栏杆走去,有的靠着它,有的就坐在它上面。当时人很少,我们的笑声却很大,因为我们在那里谈论着一些有趣的话题:东张西望的和尚在后山上“偷”吃鸡腿(“偷”字可能用得不恰当)。和尚的头发多久剃一次,才能保证这么光亮光亮的。口渴了的朋友被称作大水牛。我们还谈了一些所谓的“严肃问题”等等等等。我们虽然笑得厉害,却一点也不觉得热,因为那里的风总是来得那么及时,我也多次闭上眼睛,感受着凉风的温柔的抚摸。

王宝水库-珠海金台寺

就这样过了一两个小时后,我们才想起来时间已经不早了。于是我们就走下山,走出了金台寺的大门。载着我们来的那辆车也同时向我们走来,于是我们就知道了回车站只有两种方式:第一就是坐上他的车,第二就是步行。我也看出了朋友们的犹豫,于是我就提议步行,朋友们也同意了,因为我们知道这一次道别后,再会的时候可能是一年后,两年后或者更长。走了不多久,有一个朋友突然不解地问:“为什么大家都不说话?”另一个朋友就回了她一句“我们害羞嘛!”。当时我们又发起了一阵大笑。她又说:“你们在QQ里都是很健谈的,为什么现在却一言不发,男的都是这样的吗?!”这个问题却迟迟得不到回答。经过王保水库的时候,我们照了几张照片作为这次聚合的留影。

很快我们就到了车站,不一会儿我和其中两个朋友要坐的公交车就来了,于是我就对那两位还没有上车的朋友点了一下头,微微一笑作为道别,就跟着两个朋友上了车。

我们的友谊就像时间一样始终在走,却永远没有尽头!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