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随笔

我被逼被我奶奶抚养

2018-08-16 22:06:15

有一年春节我父母打架导致我母亲离家出走而我被逼被我奶奶抚养,就这样在那个陌生的村庄跟着讨厌我的奶奶生活。

刚开始的时候我很内向整天缩在家看电视,没交朋友没敢跟同村小朋友玩,后来阿奶看不惯我整天看电视浪费电就骂我:你老母是不是给很多钱我?你这样浪费钱,快点叫你老豆带回来……,她骂人的声音好刺耳有股杀气让我不敢违抗她的命令,就这样我走出家门但感觉无处可走周围的村民都是一副不友善的脸庞让我有点怕,我就缩在一个鱼塘边用树枝扑弄水上浮走的小动物,玩了不久时间我就发现一个女孩一只手拿着一桶衣服另一只手拿着一个大盆走过来,她在鱼塘边的水井洗衣服她洗衣服的动作好利索很快就把一桶衣服洗好她抬头望着我叫道:你是不是阿叶的仔,我点了点头:是。“可以走过来帮我把水扭干吗”她问我。

我说可以就走过去和她把每件衣服一人一头出力扭干我惊讶于她纤细的手腕居然有这么大的力道,当我和她把所有衣服都扭干时她问我叫什么名我说叫阿云,她说她叫阿美,她 说了声多谢了就摸摸我的头就走了。

可能她是在这个村庄第一个理我的外人吧,在遇见阿美后的第二天我就很想她跟我玩 ,在第二天一早我就起床,因为没法睡久些,以前在城市晚上至少十一点才睡,农村晚上九点就被逼睡觉了,我睡醒刷牙洗脸后第一件事就走到阿美家门前的龙眼树边,发现阿美的家的房屋并没有人但她家旁的一间小房子顶上却冒出浓烟我望向发现阿美正在烧火煮早餐,阿美也发现我望向她,她就叫我去她那里。我到她那里阿美就问我:为什么这么早就酷?

我说:我睡够了,以前在城市生活好少这么早睡的……

慢慢地我话多了起来,我并不是炫耀自己城市人的见识多广,在当时 我就把话把语言发出来我就觉得畅快,聊了一段时间阿美就把她烧的那锅白粥打开,只见里面的大米翻滚着隐约看见几个鸭蛋伴随着大米一起翻滚,阿美用勺子捞起一个鸭蛋放在碗里给我吃,我碰了碰鸭蛋感到好烫就把厨房旁的一桶冰冷的井水倒在碗里一会儿鸭蛋就冷却下来,阿美看见直夸我聪明还说自己以前是一直等它凉差不多才吃的,我听着阿美的话一边打开鸭蛋发现那鸭蛋是个咸蛋而且是个双黄的,蛋白只是有点咸非常柔软入口松化,蛋黄充满油脂油光闪闪甘香可口,就这样我和阿美慢慢地熟悉起来。

在那个村庄除了阿美,我没什么可以交到的朋友,没有什么可以长期玩的小伙伴他们很多人都很野蛮,我经常被人欺负,阿美也经常被人欺负,我曾经有几次被人欺负求助在身边的阿美时,阿美只是拉我走叫我不理他们,但阿美明明可以打得过他们的,阿美大我五岁大那些欺负我的人五岁左右,我为阿美不为我出气而生过好几次气,也想过不和她做朋友了,但在那个村庄只有她和我好……

一次,我像平常一样找阿美玩但找不到,就坐在路边的龙眼树下的石椅上听张婶和几个老人聊天,听着听着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发现他们聊着阿美的事,张婶:昨晚那叫声多惨啊,阿美又被她妈打,从小就把她送给她大姨养后来她大姨不打算养把她送回她父母养,以为她父母会好好疼爱她……,我听了张婶的话发呆了很久突然想起阿美可能去看牛就去找阿美发现阿美拉着牛坐在山坡上一遍长满草的田上坐着,我望着阿美红肿的眼角鼻边裂开的伤痕感到好难过:你妈为什么打你?

“昨晚我妈和朋友打麻将,我走过碰了她的椅就这样被打了”说着说着阿美就捂着眼睛哭了起来,阿美哭了一会儿就问我:“你妈离家出走这么久,你就不怕她不要你吗?”我说:没什么怕的只要大家过得好就行了,多一个人少一个人还不是一样要活下去。阿美惊讶地望着我,我望回她:你以为我很好,以前整天看他们吵架打架,我妈一和我爸打架就找我出气。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其实我希望我父母离婚的,我母亲总是说为了我们所以她不离婚,好像说得她好伟大似的,但她没亲手养大她生的任何一个孩子她把自己子女送给亲人或亲戚养,没人喜欢我,在这个家,真的生活得好压抑。

我和阿美后来发生一件事差点就让我们的友谊断了,一天阿奶给五十块我去商店买两包盐和酱油在路上遇见阿美,阿美问我借十元,我就把买东西剩余的钱中拿了十元给她,我当时就叫阿美早点还,阿美答应说一个星期后还,我回到家心里有点惊,把钱还给阿奶阿奶接过就放到口袋里,当时我松了口气但隔了两天后还是被阿奶发现了,她质问我为什么偷了十元去做了什么,我惊慌之中就骗她买笔记本了,但我没拿出笔记本,她就一巴掌打在我脸:哇,学坏了,几时我教你骗人了,快滚回你老母那里去。我鼻血出来了鼻子晕痛,脸上火辣辣地痛,我当时好怕就把借给阿美的事告诉给阿奶,阿奶就命令我下星期一定要问拿回。

在阿奶脸色下度过了一个星期,我去问阿美还钱,阿美说可以迟些吗?我立即生气了质问说:你怎么讲话不算数……,阿美任我说,一点声也不出,我也无可奈何,回到家受到剧烈的打骂。

当时没恨阿美就假了,打算再不跟她相处了,但阿美不还我钱不久,在她身上发生一件事,阿美的奶奶不见了五十元钱阿美被她的弟弟和堂妹冤枉偷了那五十元,阿美的妈用牛绳绑着阿美身子叫阿美拿着一束点燃的香跪在她奶奶面前,她妈一边用木棍抽打阿美一边喝骂:是不是你偷钱,我当时看见好难过,我不敢阻止,阿美的妈身材粗壮身高一米八,村里谁都怕她,当阿美的妈用点燃的香头刺阿美的手臂时阿美的惨叫声响遍整个村庄,我走回家缩在厕所身子瑟瑟发抖眼泪往下流,第二天我在路边看见阿美在田地除草她一声不响,后来她见到我到来对我说钱迟点还,我说不用还了,她望着我:你奶会打死你的。我说:那也没办法了。

在下午两三点的时候,阿美找到我她用一条绳绑着一块磁石把磁石放进池塘吊起铁块和铁枝,后来我们用这种方法找到几斤铁又把家里废弃的电线用刀削开外层拿出里面的铜一起拿去卖给废品站得了十几块,还了我奶的钱……

就在小学二年级的暑假,我爸和我奶发生了争吵,我爸带我去城市读书,我离开了那个村庄,虽然在那个村庄有阿美陪伴但更多的是不好的回忆,有一年回去在路边碰见阿美,阿美主动打招呼:大学生回来啊,我尴尬地应了一声大家都觉陌生,我和她聊了几句得知她初中毕业去打工了现在农忙回家帮忙,那次回去好快就离开了就住了一天,我被我奶骂走的,几年后一些亲戚劝我回家看看阿奶说她不会乱骂人脾气改变很多还说想念我,我心软了春节回了老家跟阿美的哥阿贵他们喝酒得知阿美跟工友私奔了她的爱人是湖南的,我送了几瓶好酒给阿贵阿贵就说出阿美老公的地址,阿贵还说他妈不认阿美这个女……

春节过后我就买着礼物开车去湖南一路上想怎样跟阿美说话,找到阿美的家是两座泥砖屋家境看来不怎么好但走到门口看到门两边贴着红彤彤的大对联门口小园遍地都是红色的纸炮碎围墙边有盆桔子充满喜庆,我看见阿美在小园中逗婴儿玩,她看见我好震讶急忙迎接我入屋她老公拿茶和糖果招呼我,阿美的老公望着挺老实的话不多,除了打声招呼就一直以笑容面对我,阿美把婴儿交给她婆婆后就开始跟我聊,我对她说旅游经过看望你,她望着一堆礼物说你是故意的吧但我好高兴,我问她现在过得怎样,她说过得可以……,回家的路上我好开心。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