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随笔

基辛格这类掮客可以休矣

2017-04-12 08:09:34

基辛格又去中国了。

其实基辛格和中国原本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一世情缘,只因为几十年前,因为工作原因,职务行为,风云际会,偶然成了一个历史人物。他的一切都是为美国利益服务,他的理论核心就是以利益为核心的实用主义地缘政治理论。他说不上对中国特别友好,也说不上中国通,要说他成了中国通,是这几十年来中国活生生惯出来,捧出来,养出来的。以他的智商,经历,来中国的次数,接触的层面,听到的心里话,想不成为一个不懂中文但也模糊地知道围棋是怎么回事的中国通都难。

一个九十三岁的过气政客,有思想也都写在书里,读读就行了,还要成为中国政府的座上宾,可谓人间奇迹。无法想象毛泽东时代一个尚健在的一个老谋士,今天访美能见到任何美国在任领导人。如果来美国,搞得好能到知名大学里像个活化石一样开个讲座大概就不错了,听众还至少一半以上是大陆来的学生学者,搞不好就只能去纽约法拉盛图书馆研讨了。

这说明,中国人民实在太需要,太依赖老朋友了。中美两国之间的信息,智慧和地位太不对等了。

从这样一个骗吃骗喝的老政客那里,中国能得到什么呢?无非是几句廉价的吹捧,那吹捧,是为虚荣的中国人量身定做,谁在台上他给谁,谁出价他吹谁。薄熙来不也早就被他吹过了吗?无利不起早,想来也不会是无偿的。他可能能提供一定见解和秘笈,但这些秘笈可能也被他回到美国以后提供给美国当政者的对付中国的秘笈抵消,而归根结底,他虽然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却是如假包换的美国公民和前联邦政府高级雇员。

信息的不对等,导致中国人对有关美国的所有信息和见解,都求知若渴。中国人不仅需要基辛格这样的世界级人物传经送宝,还急需所有了解美国的华人掮客传经送宝。因此,只要你有几个孩子在美国读书,闲着也是闲着,观察一下,就可以堂而皇之写几本书,堂而皇之号称美国教育专家。其实,这专家,和代购没有区别。代购需要才华吗? 否。只需要位置,position。也就是说,你在的地方多数人来不了,又想得到你掌握皮毛的东西,有那个市场在,你就能赚一笔,至少借此混个名头。

信息不对等而要依赖一个九十三岁老人,因为中国人没有严肃严谨地读书和做研究的习惯和条件,没有自己的真正权威的人物做出独立判断。中国对美国的研究和了解,远远不如美国对中国的了解。就特朗普而言,光是有关中国的书,他就读过上百本,除了张戎的比较大路货的毛传,还包括美籍华裔女记者Leslie Chang采写的关于珠江三角洲打工妹生活的Factory Girls (在美华人,不论什么粉,可能99.9%是没有看过的,不妨去亚马逊买来看看,旧书 1分一本加3.99 运费。)不知道哪个中国领导人读过几十本关于美国的书籍。华人川粉自己不读书没关系,想以Trump 来证明读书无用,自己满脑子的赚钱,以为川某也和你一样只知道赚钱,真是蚊子叮菩萨,找错了对象。

读读华盛顿邮报今年七月的报道吧: In 2011, Trump listed 20 books about China that he said had helped him understand the country, its politics and its people. He told Xinhua, the official Chinese news agency, that he had read hundreds of books about China over the decades, including works by Henry Kissinger and American and Chinese journalists and novelists.

美国人对中国的研究不仅深入,细致,还能得到中国方面的大力协助。像David Lampton, David Shambough 这类研究美国国际关系和中国政治,军事的学者,据说也在中国被待为上宾。他们从中国各个层面,以合法的方式获取多少有关中国的信息和内幕,并不清楚,但可以肯定,他们,和所有的美国研究中国的学者一样,极大地获益于中国从上到下,方方面面给予他们的协助,就因为他们只要表现出来一点点对骨子里仍然深深自卑的中国的宽容和理解,给一点lip service ,就会被半封闭社会里中国人看成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然后倾囊相助了。很多人是颇以帮助美国专家研究中国而自豪的,被揩了油还觉得受到呵护的不少,有的华人是以专门提供经验帮助美国人对付中国为荣的,因为中国文化有这个基因。

一旦发现这些学者的态度发生转变,又突然摸不着头脑,比如中国记者竟然会认为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是发生180度转弯的变脸学者就没有想过人家什么时候拿你当过老朋友,老朋友在不在美国人的词典里,老朋友的一切立场的出发点,是中国的利益还是美国的利益,在美国的逻辑里,是否存在变脸这回事。也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在中国的研究国际关系和美国的学者,哪怕是金灿荣,阎学通这类有脸面的,到了美国能见到几个重量级人物,有几个美国人会专门提供方便,会和你推心置腹,会让你把他研究个底儿掉。

美国人是如何敏感,如何防范,如何排斥,看看对企业并购的阻挠都够了,不用说安全政策层面。

中国对于美国的中国学者的态度,还取决于所谓的亲华,友好和反共,反华的标签和自我设限。(美国学者早就发现意识形态制约极大地限制中国领导人对国际局势的准确判断。)比如,黎安友是不受欢迎的人,别说成座上宾,怕连签证都拿不到,但是,比较同期的研究,黎安友自1998年到2012年对在两部相关的书籍中对中国周边安全形势,中国传统政治文化心理,外交模式的分析,其坚实,客观和全面,论述的连贯性,是远远地超过了基辛格老人的,迅速被翻译成中文的《论中国》(此书英文版排版行距很大,令有的华人读者觉得干货不多,物非所值,呵呵)的。不过,黎安友不会受欢迎,因为他没有基辛格作为历史人物的资本(姑且看作一个中央文史馆海外名誉馆员)大概更没有基老的那份老少通吃,中美通吃,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智慧,而且还有不少黑记录。

=============

12月12日补:(黑体字为引用的最新新闻报道,足见基老的油滑。)

当代的许多和平体系不是有美国的支持就是起源于美国,基辛格说,我希望并且相信,在未来的几十年,美国将继续实现其建设世界和平的历史和传统。

这并不是基辛格第一次为即将就职的美国第45任总统辩护。基辛格与特朗普今年至少会面两次,一次是五月份总统竞选期间,一次是在特朗普11月胜选之后。

在11月接受CNN采访时,基辛格敦促美国人给唐纳德特朗普一个机会,称后者是他这一生见过的最与众不同的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