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随笔

宽恕的条件和感谢的边界

2017-04-14 08:01:21

如今的社会,鸡汤横流。那天又读到一条很鸡汤的故事,说曼德拉坐了27年牢,倍受折磨,结果在他总统就职仪式上,却把监狱看守请来,给他们鞠躬,鞠躬完了以后,他的人生升华了。这个故事真伪无从考证,但肉麻倒是实在的。

还有一个故事,说,灰姑娘(或者白雪公主吧,总之是成功女性)嫁给了小王子,成了人生赢家,她后妈羞愧难当,又害怕自己因为迫害王妃这项历史反革命罪被打入黑牢,结果灰姑娘轻轻一句:幸福让我原谅了你,赦免了她,而且人生又升华了。

鄙人读了生活故事,灵魂受到了一定的荡涤,不过总觉得高姿态固然高级,还是需要条件的。如果曼德垃没有成为总统,刑满释放以后一大把年纪还要去失业登记,去开出租车,摆地摊,怕是没有资格去宽恕谁的。他就算把监狱看守找来在地摊边上致谢,人家也肯定觉得他脑子坏了。同样,灰姑娘如果不是彻底翻了身嫁入王室,还是天天洗晚扫地,被发配嫁给农奴,她的原谅也没有很大意义,所以她说, 幸福让我原谅了你。这说明幸福是原谅的条件,如果不幸福,可能还是会诅咒后娘,谁能拦得住呢。

曼德拉和灰姑娘能宽恕,只是因为他们的地位远远超过了折磨过他们的人。

人有个很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处理曾经加害于自己的人。记得季羡林在《牛棚杂忆》里说,自己当时拼命要活下来,动力就是想看看折磨自己的人的下场。文革是非且不论,季老的动力其实倒很符合凡人的人性。当然,到最后,即使他有机会报复也放弃了,但是他并没有做作到说自己一定要宽恕谁感谢谁。另外,黄永玉晚年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回忆自己文革期间如何被打了几百鞭子而不敢反抗,但他也放弃了报复,理由是,打他的人最后也很惨,谁也逃不过。黄永玉的逻辑在我看来更升华,因为他看到了制度性的问题。在一个谁也逃不过的制度下,大家都会一样倒霉,私人的报复都不再需要了。至于私人的宽恕,和不宽恕,完全取决于,也只能取决于受害者本人。

还有一些加害,是没有资格要求宽恕的。村民赵作海无辜被关进冤狱,后来无罪释放,又是赔偿,又是法院院长鞠躬致歉,不过他的人生也毁得差不多了。在他看来: 道歉不道歉的无所谓了,打罢了再道歉,也没有啥意思,你原来的疼也不能揭下来。在另一次采访中,他恼怒地说:我日!这话(作者按:指表示感谢的话)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被柘城县公安局整得这么惨,我还感谢他们?我恨都来不及。

宽恕,感谢, 升华,其实都是一种奢侈,还拿来问赵作海,不知道是肉麻还是残忍。

回到一个凡人的立场,我觉得,不必唱那么多高调,谁也别装圣人,实在不能宽恕的,也不必宽恕了,这也是得不到宽恕的人为自己的行为付出的合理代价。只要把值得善待的人善待好,对一个普通人来说,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