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随笔

小城小事之躁郁症患者

2017-04-14 08:16:27

在这个无聊的小城市里,曾经认识过一个朋友的朋友S。

朋友家里开party, 其中一次S被邀请了。被介绍说他是朋友家给儿子请的私人教师, 教数学,也教乐器。朋友一家每年冬天在南美洲智利度过,会把私人教师也带上。

S 这个人一看就是淳朴,可靠的那种美国人。他以前是一个中学教师,所以身上还带着知识分子的那种书卷气。头都秃了,还是独身一个人。

那朋友的老婆后来就跟我老婆说了,S 身体不好,有多种疾病,所以吃福利,当然也需要挣些外快。而且,他有bipolar disorder, 躁狂抑郁症。原因是他年轻的时候,本来是订了婚要结婚的,不知怎么搞的,新娘突然跑了,就此落下了这病,对婚姻绝望,也从此独身到现在了。

落跑新娘看来还不仅仅是电影,也会发生在现实生活中,可惜结局并不是喜剧。对于他这种很较真,很老实的男人,这可能真是很要命的,只能在沉默中灭亡。至于准新娘是怎么想的,可能谁也不知道。所以有人说,女人害男人,不比男人害女人轻。我想说,就群体来说,男人比女人攻击性和伤害性更强,也许,但就个体来说,男人被坑还更惨,因为女人更容易得到舆论的同情,而男人是没有人同情的。

多年前,认识一个认为自己被女人耍弄了的男青年书生气得走投无路,求告无门,在做实验之余到处发邮件控诉女方,连我也有幸收到了。结果效果并不好,得到多数只是嘲笑。哈,男人一反抗,女人就发笑。

一年夏天,回国度假以前,就想,委托这位S 先生做一件事,帮我们种菜。当然是付费的,一来反正我不会种菜,雇人包工包料来种,回来以后就可以吃感觉很不错,二来,也是让他挣点外快,所以,他开的价,我们是不还的。

他确实认真。要种什么,先做成一个proposal和我们商量,我们答应了,立即付现金给他。离开以后,还在假期中间,他就把刚长出来的菜拍成照片,发了邮件给我看,还写了一段介绍,其中说到菜如何被野兔偷吃,他如何防野兔。一想到菜竟然被调皮的野兔偷吃,我觉得特别有趣。唉,野百合也有春天,野兔也要吃饭呀。

回来以后,发现S把菜园弄得很规整,该搭的架子搭好,菜们茁壮成长。还帮忙割了草,甚至,车库里的水管都被他加长了,而这些,全都是免费的。

如果不是被坑成躁郁症,他的人生应该是很完美的。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