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感悟生活

韩战时的美军睡袋

2017-05-30 08:16:19

悼念父亲---韩战时的美军睡袋

吃过了晚饭,人变得昏昏沉沉起来。我赶紧也爬上床睡觉了。不知道睡了几个小时,浑身大汗淋漓,头和身体都在疼痛,我觉得父亲此时此刻应该正在被火化吧?赶快给中国妈妈家里打电话,表弟接的电话,然后是哥哥接的电话,他们说:明天早上八点出殡,不是今天。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让我放心。

我还记得去年8,9月份在中国家里的时候,每天我们吃过晚饭,爸爸依旧躺在床上。妈妈,爸爸,我一起看着电视,爸爸看着电视,却是不停地转过头来盯着我看,如一个婴儿看见了新奇的事物。我就觉得爸爸怎么与以前不一样了呢?我问爸爸:爸爸,你怎么不好好的看电视啊?怎么老是盯着我看啊?爸爸就说:我最多活到今年年底了。那时我也没有想那么多,觉得不过是爸爸在说笑而已。

想不到5个月以后,爸爸真得走了,一如他自己感知到的。昨天勉勉打电话给我,说想到最亲爱的姥爷走了,仿佛还在梦里,觉得这种真实让人无法承受。对吖,姥爷几个孙子辈里带侃侃时间是最多的了。 2岁半把她从温州带去宁夏,5岁再带回来,送她去幼儿园一直到她上小学,上中学,上高中,如今却是跑得最远的一个,而随着她年龄长大,她说一直称呼她乳名侃侃的大概就是姥爷,舅舅了,感觉特别亲切。

勉勉说:永远都忘不了姥爷每天推着自行车到铺鞋市小学来接她的情景。祖孙二人,一个在大路的这一边,一个在大路的那一边,姥爷说:别急,别急等我过来接你。外孙女便乖乖地站在原地不动,直到姥爷走到她的身边,驮她上车便知道一切都安全了。她也依稀记得在宁夏的时候,姥爷围着她和表哥路路打转转,两个孩子边转边对着姥爷喊:我们今后长大了,走远了,你就对着家里的鸡叨叨吧,对着院子里的树叨叨吧,对着门窗叨叨吧。转眼之间,孩子们真得是长大了。

一次爸爸不知道什么事情跟他的孙子然然两个人又闹起了别扭,我记得然然一边蹦一边跳,急得要哭起来了,我对然然说:其实爷爷是最好对付的,他说你什么,你不要太在意,一个耳朵听,一个耳朵出,不管爷爷说你什么,你都笑嘻嘻地对他,就永远不会有冲突了。感觉那之后,然然再也没有跟爷爷发生过冲突了,他遵循了不管爷爷说什么都笑嘻嘻的。

记得我小时候,家里的墙上总是挂着两幅地图,一个是中国地图,一个是世界地图。哥哥总是说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父亲总是说美国是纸老虎。为美国是不是纸老虎的事情,两个人常常吵得不可开交。我就一直纳闷哥哥是从哪里获取的信息: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因为在我们的教育教学过程当中,从来没有谁或者书本上告诉我们: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说法?我还记得我问过爸爸:美国真得是纸老虎吗?

爸爸说:美国有罐头食品,有压缩饼干,冬天有睡袋不会冻死人的,而我们的部队却没有。爸爸说的是他在韩战经历过的。我一直想着给爸爸买一个睡袋带回去的。我曾经去户外用品商店专门查看过户外露营用的睡袋,当然也有军用的户外睡袋,那是可以抵御零下40度及以下严寒的保暖睡袋。我也在网上查看过,有人收藏韩战时期美国军人用过的睡袋,我原本是想买一个带给父亲的,想法还没有付诸行动,爸爸却已经走了。想到为老人做什么,一定要早些做啊,莫要留下遗憾。